当前位置:晋城新闻资讯 > 媒体关注 >
【白话金融】负利率时代 中国债券和亚洲新兴市
文章来源:  作者:晋城新闻资讯  发布日期:2019-12-03 03:55

  新华网北京12月2日电(陈剑)全球经济当前已进入低增长、低通胀、低利率阶段,量化宽松、负利率成为国际货币环境的新态势。数据显示,全球资产已有40%暴露在负利率环境中,其中全球实际收益率为零以下的债券占到发行总数的1/3,规模达20万亿美元。负利率环境对我国货币政策有何影响?全球资产会选择如何配置?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局副局长张雪春在2019中国金融年度论坛暨金融市场峰会上表示,面对经济向高质量转型和外部环境不确定性带来的下行压力,货币政策不能单兵突进,需要协同财政政策和其他结构性改革,提高劳动生产率,解决好收入分配问题。

  她说,量化宽松和负利率政策的负面效应已经显现,甚至加剧贫富差距,我国应该吸取发达国家片面依赖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教训。当前我国是少数没有量化宽松、零利率、负利率的国家,应该珍惜货币政策空间,畅通货币政策传递机制。

  她认为,当前金融市场存在一刀切的信用分层,比如部分中小银行的问题导致整个市场对所有中小银行均收取一定的风险溢价。需要改变当前金融市场以银行资金为主导的同质化格局,加快建立多层次的股权市场和债券市场。同时监管部门应该加大对中小银行的信息披露,让市场能够区分高质量中小银行。从中期看,需要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通过对风险的合理定价,让资金配置到真正有效率的企业。

  同时,她认为只靠货币政策是不行的,需要其他宏观政策协同发力,需要坚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发挥制度优势,处理好经济增长与收入分配的关系。

  瑞士银行董事总经理、财富管理亚太区投资总监及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胡一帆提出,不要谈杠杆色变,要重新认识财政杠杆作用。她说,现在越来越多的西方经济学家呼吁财政政策重新扮演重要角色。短期内,各国可能还要争论是否重启加杠杆债权化的道路,但是今后5-10年,财政政策一定会扮演更大角色。日本政府的杠杆是GDP的300%,现在经济还不错,杠杆也没崩盘,所以全球可能会出现日本化趋势,今后5-10年,加杠杆的财政政策可能会成为世界主流。

  张雪春认为,其他国家的低利率、负利率政策对我国来说并非全无好处,我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超过3%,对国际投资者的吸引力大幅提高,但也因此面临更为复杂的外部环境,在外配置资产的难度越来越大。

  渣打银行董事总经理、北亚和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丁爽说,世界主要央行都已经持有中国债券,以前主要是央行,从去年开始,越来越多的资产管理机构、银行、保险,包括国外退休金、大学都开始投资中国债券。

  德意志银行中国固定收益策略分析师刘立男说,国际指数目前更多考虑加入人民币利率债,包括国债、政策性银行债,但她认为信用债有更广阔的空间。

  投资者为什么都投中国债券?因为全球负利率,中国十年国债收益率3.1%,很有吸引力。但是丁爽也提出,如果每年人民币贬值5%,是不是还有吸引力?所以从这个角度说,人民币贬值的幅度每年都不会太大,同时升值的意愿也非常弱,因为要支持制造业,特别是防止出现去工业化,汇率也不能高估。

  德勤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许思涛认为,汇率波动,要纠正“升值好、贬值坏”的观念。货币政策应该加大力度,利率可能有五个点的空间。

  对于全球资产配置机会,许思涛认为,发达国家有风险的资产尤其是股市,比较贵,相比而言,新兴市场尤其是亚洲新兴市场,应该会有好的表现。因为它们此前不需要减息,现在减息以后也还有空间。

  中粮期货副总经理焦健表示,大批负利率债券和资产的出现,使得黄金本身的金融属性更进一步提高。“借钱还要倒付利息,还不如买黄金,”他说,整体来看,黄金还没有走完上升之路,经济环境波动加大,就会有避险需求,黄金价格会迅速反映出来。

上一篇:经济观察:危机当前 亚欧合作呼声走高_投资
下一篇:没有了